斫琴业的发展以及琴的特殊地位 - 琴界杂谈 - 扬州天音琴坊官网
扫码加微信

微信号:18518776117

斫琴业的发展以及琴的特殊地位

更新时间:2018-11-28 17:32:01点击:1445 琴界杂谈

      琴的形制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变化的,最初琴为五弦,也有为十弦的,传文王、武王各加了一根弦,所以到了汉代基本固定为七弦,并有文武七弦琴之说。尽管琴还有其他几种形式,如一弦、九弦、十三弦等,但流传最广的就是七弦,也就是我们现在演出中经常使用的。不仅如此,汉代琴的发展确实很快,开始有了徽位,既丰富了琴的音色,也突出了琴的多方面的表达效果,而且汉代的琴家大多能自己动手斫琴,蔡邕就是一一个典型的例子。
而到了唐代,因琴的地位逐渐提高,斫琴技艺也飞速发展,琴制更加完备,更加完美,琴的音色也得到了更大程度的表现,可以说达到了巅峰。斫琴是指对古琴进行精工细作的一种工艺技术, 需要有专业技术的琴师完成操作,需体现其散、泛、按音质的匀称等诸多专业要求。

      我们现在琴的形制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就已经确立,而有些流传至今的唐琴更为琴家和收藏家所尊崇,如春雷、九霄环佩、大圣遗音等,而且至今仍能演奏。究其因,源于唐人对琴的推崇和琴曲的发展及演奏地位的提高。在我们翻阅历史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有唐一代,不仅有很多斫琴名家,更有庞大的制琴家族,以雷、郭、张、 沈四家最为有名。而其中又以雷、张两家最为突出。雷氏在四川,出了三代九位所琴大家,号称“蜀中九雷”,分别为:雷绍,雷震、雷霄、雷威、雷文、雷俨、雷珏、雷会、雷迅。造琴活动经历唐代盛、中、晚三个时期约一百二十年,其中前五人为第一代,均为盛唐开元人。九雷中以雷威成就最大。北宋宣和内府中名列第一的“春雷”,即雷威所制。

      雷氏家族的斫琴技艺为时人所重,在唐玄宗居蜀时,曾诏雷俨充“翰林斫琴待诏”于襄阳。宋人苏轼家藏即有雷琴,《说郛》载曰:
    余家有琴,其面皆作蛇腹纹。其上池铭云:开元十年造,雅州灵关村。其下池铭云:雷家记八日合。不晓其“八日合”为何等语也。其岳不容指,而弦不铣,此最琴之妙。而雷琴独然,求其法不可得,乃破其所藏雷琴求之,琴声出于两池间,其背微隆,若薤叶然,声欲出而隘,徘徊不去,乃有余韵,此最不传之妙。

      四川雷氏家族而外,善听琴者尚有郭谅,所斫之琴以清雄厚沉细为特点。

    然所制之妙,蜀称雷霄、郭谅,吴称沈镣、张越,霄、谅清雅而沉细,镣、越虚鸣而响亮。

      依上文所述,尚有吴地斫琴家沈镣、张越,特点也非常明显。唐人斫琴高手尚有李勉,李勉曾祖李元懿为高祖李渊第十三子,李勉以皇亲身份入仕,其为官做人廉洁清正, 秉公守法,性爱琴,著有《琴记》,《旧唐书》中曰:
勉坦率素淡,好古尚奇,清廉简易,为宗臣之表。善鼓琴,好属诗,妙知音律,能自制琴,又有巧思。
百衲琴即其所制。 此外,唐代斫琴家尚有冯昭、房勉等人,陈旸《乐书》与朱长文《琴史》都载有他们的事迹。可惜的是,除雷氏琴外,这些名家的琴大都没能流传下来。
       而恰如前引苏轼所述,雷氏琴确有不传之妙。近代琴家将雷氏琴的大致特点总结为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是选材方面,雷氏琴突破了既往只用桐梓为琴材的传统,如九霄环佩、玉玲珑为桐面杉底,飞泉则面底俱杉, 也就是说杉木从唐代起成了制琴的主要原材料。
      其次是形制方面,唐琴造型以浑圆为主调,如盛唐所制琴的面板漫圆而肥,又常于项、腰等内收部位将上下棱角作圆处理,或称减薄,琴额下亦向外渐斜出,以减少琴体的肥厚感;中唐以至晚唐之面浑圆渐逊,但在保持浑圆的总原则下,琴底额下、项、腰三处之减薄造圆方式仍与盛唐琴没有太大的区别。在岳山和龙龈的处理上也有精到之处,唐琴之岳山、龙龈均有合理高度,所谓“前一指,后一纸”是也;也具适当之低头程度,其低头多从四徽开始,渐次低于水平迄岳山内际。
第三是对琴腹的处理方面,部分唐琴于腹内面板正对龙池、凤沼处(或其中一处)以桐木块镶贴成假衲音,更有盛唐、中唐之器于假衲音正中开挖圆沟,以达到腹内琴音“声欲出而溢,徘徊不去,乃有余韵”效果。
      最后是漆灰断纹工艺的提高。唐琴之表漆色有黑及栗壳两种,朱红色皆后人所加,表漆下之灰胎必为纯鹿角灰;灰胎下则用麻布自下往上包裹琴背及两侧,达面之际而止,以保护面底胶合线使之不易开裂;其断纹以蛇腹断为主,亦有冰纹断、流水断及蛇腹间所夹杂之牛毛断等。
      唐代制作的“大圣遗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此琴为神农式样,以桐木研成,漆栗壳色漆,间有黑色,并在一些部位有朱漆修补,琴腹音箱略微隆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