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琴歌发展盛况 - 认识古琴 - 扬州天音琴坊官网
扫码加微信

微信号:18518776117

隋唐琴歌发展盛况

更新时间:2018-11-27 17:00:32点击:2209 认识古琴

      隋唐两代,政权统一,特别是唐代,政治稳定,经济兴旺,统治者奉行开放政策,勇于吸收外国文化,加上魏晋以来已经孕育着的各族音乐文化融合为基础,终于将我国古代音乐推向了发展的最高峰。而琴歌在这一时期的发展也备受人们关注,尤其是减字谱的发明创造,为琴曲与琴歌的记录提供了良好便捷的方式,大大促进了琴歌的发展。

琴歌

      在引进外来音乐的过程中,琴保持了相对独立的传统风格,并形成了几个流派,有了大量专门的著述,创立了更为简便实用的“减字谱”。

古琴减字谱

     (一)在隋唐时期的音乐大家庭中保持独立的传统风格

      隋唐以来,由于大一统的国家体制的形成和国内各民族关系的进-一步融合与加深,音乐文化也显示了极大的包容性,尤其到了唐代,教坊、大乐署、鼓吹署、梨园等音乐机构的诞生和发展,雅乐、燕乐的并行不悖,少数民族音乐家和乐器、乐曲的广泛流入,为唐代音乐注入了极大的生机和活力,使音乐文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然而,正是外来音乐的大量涌入,当时的朝廷已经不再重视古曲,但作为传统的音乐器物,古琴只是展现的机会较少而已,从传承和发展上看,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更大的冲击和影响,保持了自己相对独立的民族传统特色。唐人杜佑在《通典》中说:

     周隋管弦杂曲数百皆西凉乐也,鼓舞曲皆龟兹乐也,惟琴工犹传楚汉旧声及清调,蔡邕五弄、楚调四弄,谓之九弄。

       尽管不受宠于当时,但由于保持着传统的特点,所以这一时期的琴人并未因此而减少和寂寞,反而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活跃。李疑、董庭兰、王通、王绩、贺若弼、薛易筒、赵耶利、陈康士、陈拙、李季兰、薛涛等人都是鼓琴高手,而且如李白、韩愈、白居易、刘禹锡、王建、王维等文学大家更是寄情于琴,操琴、听琴、歌琴、创作琴歌等等,都成了他们的雅好,也极大地丰富了诗歌的题材。

      (二)琴曲流派正式形成

      正因为琴人的努力、诗人的吟咏赞美、琴歌与古琴的大量创制等因素,琴学在唐代全面兴起,在开元和天宝年间,琴蔚然形成两大演奏流派——沈家声和祝家声。据朱长文的《琴史》记载赵耶利本事:

    赵耶利...能琴无双,当世贤达,莫不高之,谓之赵师。.......每云: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蜀声躁急,若激浪奔雷,亦一时之俊。

      赵耶利真一时之俊,他对古琴的演奏技法也多有阐发,而且,于当时流行之《蔡氏五弄》,在赵耶利而言,应该是主要传人之一。但《琴史》言《蔡氏五弄》自赵耶利传马氏,马氏传宋孝真,孝真死后就不再流传了。这种说法是非常值得商榷的,因为很明了,当时《蔡氏五弄》颇流行,诗人为之词曲者甚多,而且从南北朝直到隋唐,很多名家都曾争相为之填词。而赵耶利所传之曲,是否即此,今天不得而知。但为琴歌故,其他不录。《琴史》中还说:
    唐世琴工,复各以声名家,曰马氏、沈氏、祝氏,又有裴、宋、翟、柳、胡、冯诸家声。师既异门,学亦随判。至今曲同而声异者多矣。虽然,古乐之行于人者,独琴未废,有志于乐者,舍琴何观?
      在《琴史》的记录来看,陈怀古、董庭兰等也是兼擅沈、祝二家声的,尤其是董庭兰,虽受业于陈怀古,但琴技确实更在其上,作为大家,《琴史》中对善待董庭兰的给事中房琯颇多美言,但很客观,因为董庭兰于其门下久矣,虽为操琴之列,但能属意于房给事,在当时是殊为难得的。不唯如此,房琯达时,董庭兰在其左右,有人云房馆为董庭兰受贿所累,后房琯放逐在外,董庭兰亦随之,而房琯并不因而怪之,依然善待董庭兰,而董庭兰亦不忘旧主,其情感深矣厚矣。他们师徒与主仆的问题尚不论,董庭兰的弟子郑宥,亦“尤擅沈声、祝声”。看来,唐代的琴派确实很多,从记录上看已经达到了九个,而且在当时乐坛,真正爱好音乐的人,确实也是把琴看得至高无上了。

      (三)琴学著作异常丰富

      唐代的琴学著述,较之前代更为丰富,有记录手势的,有弹琴的口诀,有专门的琴谱,有专门的琴论,还有专门的琴学典籍。我们看下面的统计:
作者 书名 备注
赵耶利 琴叙谱 九卷
赵耶利 弹琴手势谱 一卷
薛易简 琴诀 一卷
薛易简
琴谱 一卷,著录在《宋史》艺文志中
李勉 琴说

纂要 伪托梁元帝
陈康士 琴书正声 十卷
陈拙 大唐正声心徵琴谱 十卷
陈拙
琴集 十卷
陈拙
琴法数勾剔谱

      但从这些著作的作者来看,数量上很有限的几位,说明虽然唐代有那么多琴人,那么多琴曲作品,那么多琴学著作,但主动跻身琴学研究中的琴家是不多的。

      (四)减字谱的创作为琴曲、琴歌的流传提供了极为便捷的裁体

      流传至今的我国最早的古琴谱是传为南北朝时期的梁代丘明的文字谱,是谱以语言叙述的形式对《幽兰》的指法谱予以展现,从详细的角度看无以复加,但从方便实用的角度看则极不方便,也极不实用。这个谱子的内容详细但极其烦琐,我们看一下首页的具体内容:
碣石调《幽兰序》,一名《倚兰》。
丘公字明,会稽人也。梁末隐于九疑山,妙绝楚调,于《幽兰》一曲尤特精绝,以其声微而志远,而不堪授人,以陈桢明三年授宜都王叔明。隋开皇十年于丹阳县卒年九十七,无子,传之其声遂简耳。
幽兰第五:
耶卧中指十上半寸许案商。食指中指双牵宫商。中指急下与拘俱下十三下一寸许住末商起。食指散缓半扶宫商。食指挑商,又半扶宫商。纵客下无名于十三外一寸许案商角。于商角即作两半扶挟挑声。(一句)缓缓起。
      前面一段为序,简要简介丘明的生平及其琴曲的特点。后一段是琴谱内容,从总体上看,此曲短小精悍,计有四个段落,节奏相对缓慢, 力度也不很强烈,整个琴曲的内容秉承《猗兰操》的传统,表现了空谷幽兰那清雅素洁、静谧悠远的意境,同样也抒发了不被人知、抑郁伤感的情绪。但如本段之文字所记载的乐谱,指法文字既如此之复杂,再看整个琴谱凡6400多字,可见当初古琴乐谱流传的不易。

      在此基础上,唐代的曹柔发明了更为简便的减字谱,以替代烦冗的文字谱,这种减字谱就是我们流传下来的现在的样子,以字之简笔标明指法、弦序、徽位、进退、和声等等。如果以文字谱来表述,为泛起,左手无名指点十徽,右手中指勾三弦,若依此文字所述,其繁复可程度足够令人烦恼的了,既让人难受,又浪费时间,而减字谱则比较便捷许多,也是古代琴谱的一大进步。因为毕竟较以前的文字谱简明扼要了许多,操作与认读上也简便了许多。

      很显然,减字谱的发明和使用,大大便利了乐谱的演奏与流传,为此后琴曲的收集、整理、演奏等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推荐阅读